(中国常识)变化常在,看多中国
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更多高清图片

我们熟悉的世界规则似乎已摇摇欲坠。

近期港股遭遇史上最猛烈抛售潮,中概股也遭受血雨腥风,俄乌战争下西方的金融围猎引发连带反应,疫情在第三年又迎来了新的一波反扑。

愕然和不安的情绪不断弥漫,全球范围内的混乱让人失去希望。

实际上,瘟疫与战争贯穿整个人类历史,世界只是刚好进入新一轮逆全球化周期,从一个极端奔向另一个极端在长周期上看是常态,不是意外。

正如马克·吐温所言:"历史不会重演,但会押韵。"

1. 周期与变化

房地产与互联网,先后都为中国现代化做出过卓越的历史贡献。

“土地财政”和“土地金融”推动了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,房地产是其中的产品,金融推动房地产上涨,土地财政再继续拉动金融的投资,成为周期性飞轮。

中国也经历了互联网拉动经济增长的阶段,一群时代创新者埋头苦干,出现了一批极具竞争力的互联网公司,也创造了巨量财富。

但没有一种增长逻辑是持续有效的,中国急需新的引擎跃入下一个周期。

我们看到国家围绕科技创新,通过超强的社会动员和资源调动能力,进行新的一轮GDP再分配:包括新基建在内的项目投入、国家级大基金的资金投入,还有专精特新、科创板、北交所等政策投入。

科技驱动产业、资本赋能科技的新飞轮正在展现雏形。最重要的是:高科技创新是无限的。

远望大洋彼岸,以科技为中心的战略早已根深蒂固。1945年,美国《科学,无尽的前沿》报告中强调,科学基础研究就像战争的前沿阵地一样必须坚守,美国政府必须长期支持基础研究。

70年来,美国的科技领先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和人民的高质量生活,也成为美国确立和维持世界霸主地位的根基之一。

我们又何尝不是,经历了诸多困难和探索,完成了改天换地的瞩目成就与变化。而未来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无比重视科技创新的国家,和一群坚信科技创新的人民。

2. 精神与梦想

中国的转型,必定伴随阵痛。

低垂的果实已被摘完,科技驱动创新的道路更加漫长,也更需要敢为人先的勇气。

更何况,我们面对前所未有之复杂变局。

越是在至暗时刻,越不要低估信念的力量。尤其是在苦难压迫时的内生爆发力。

知来处,方能明去处。回望历史,我们依靠勇气和智慧,依靠实事求是与改革创新。

中国创业者和中华民族的底色一样,坚韧、勤奋、敢于拼搏、充满智慧、求真笃行。

改革开放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和土壤,成就了第一批创业者,之后时代的浪潮带领一代代中国人走向小康和富裕。

随着科技创新周期的到来,有更多的创新者加入到高科技“冒险”与商业运作的结合中,追寻创新、追寻the Next Big thing。

做有科技创新能力的新型经济体,可能才是我们和超级大国在台上共舞的正确姿势。

这条路,别人能走通,我们也必须走。

3. 实力与未来

回到最开头的资本市场,我们应该理解,不论是看起来最理性的投资,还是光怪陆离的金融现象,很大程度是情绪和信心的映射。

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,亚马逊的股价从300美元跌到了5美元,重挫超过99%。直到2015年左右,整个市场才开始慢慢读懂亚马逊,发现这是一家无比强大的云计算公司,亚马逊的股价迅速冲到2000美元,这时候距离它上市已经有18年了。

同样涅槃重生的还有马斯克。退出Paypal后,马斯克和硅谷互联网精英分道扬镳,投身新能源和他梦想的太空事业,一度被当作行业笑柄。2008年,特斯拉的财务状况岌岌可危,SpaceX第三次发射火箭失败,金融危机导致经济环境持续恶化,马斯克账上的钱也快用完了。

但马斯克依旧能够做出清晰并且有远见的决定,他没有放弃特斯拉和SpaceX中的任何一个,而是在资金方和大客户中间游走斡旋,最终将两家公司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后来的故事,我们都已经熟悉。

在狂风巨浪中死掉的,是那些基本面不扎实的企业,而不是专注在技术和产品差异化建设的公司——风停了,但雄鹰依旧在翱翔。

当然,亚马逊崛起的年代与马斯克开拓的年代,都和2022年不可同日而语,我们想表达的是:资本市场的变化不应动摇我们对基本面的判断,有扎实基本面的公司终将释放价值,且中国不缺有价值的科技公司。

作为一家专注早期科技20年的投资机构,我们对中国科技公司将展现价值的巨大信心主要来自于三点:

一是科技驱动的公司越来越多,创业团队趋向连续创业者和科学家、算法专家的结合。例如,「理想汽车」对非共识的增程技术有持久的坚持,对家庭场景有敏感的察觉和清晰的定位,我们相信假以时日,理想一定有国际市场的竞争力。

二是是创业者本身的产品自信,研发出来的产品有世界级的水平不管是国内或国际市场都有竞争力。如封停大疆的Figma,可以被「即时设计」替代。曾经的国产替代,今天也毫不逊色。

三是人才,我们今天有了更多的高精尖人才,先进制造和其他前沿技术行业前所未有地享受着工程师红利。诸如「高仙机器人」,能够广纳中国的自动化、计算机高端人才,产品销往全球40多个国家。我们认为中国最好的服务机器人企业,就应是世界最好的服务机器人企业。

4. 写在最后

大国博弈之下,真正体现实力的不是简单的GDP数字,而是GDP的含金量。

作为一家专注早期科技20年的投资机构,蓝驰创投不遗余力地支持提升中国科技创新竞争力,促进资源合理高效地流动和分配,这是我们不变的使命——从0到1,重新定义未来的科技和生活。

要未来的中国成为什么样,应先由我们自己开始。我们的所想所做,都是有影响力的因子,不管多小。

不管外部环境如何波动变化,我们都愿意做全中国最乐观的那百万分之一的人,坚定地相信科技创新、相信未来,以及相信中国坚韧的创业者。

When in doubt, zoom out.

Long China!

延伸阅读

二月龙抬头 | 蓝驰持续加注多家硬科技企业,专精特新小巨人再添新成员

在追寻峰峦的路上觉知|蓝驰合伙人开年寄语

坚持早期和科技,蓝驰创投20年只做一件事 | 蓝驰分享

BlueRun Ventures于1998年在美国硅谷设立。蓝驰创投中国于2005年设立,是一家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。

目前,蓝驰创投在中国管理多支美元及人民币双币基金,在管资金规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,投资阶段集中于Pre-A、A轮,投资领域覆盖硬科技和创新交互、企业科技、新消费、医疗健康等,累计投资超过150家创业企业,包括理想汽车、水滴公司、青云、瓜子二手车、趣店、松果出行、赶集网、怪兽充电、云途半导体、宏景智驾、云圣智能、安芯网盾、百图生科等。

蓝驰创投曾获评清科集团「中国早期投资机构30强」第一名、投中集团「中国最佳早期创业投资机构TOP30」第一名,并曾获得Preqin全球持续高回报表现创投基金管理人Top10。

此外,蓝驰创投还连续多年获得福布斯中国、36氪、创业邦、财新传媒、第一财经周刊、界面等媒体机构评选的“年度中国最佳早期机构”、“中国顶级风险投资机构”、“年度最受创业者欢迎早期投资机构”、“年度最具影响力早期投资机构”等称号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lyc054211
链接:https://91crms.com/7878.html
来源:宝藏汇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
< <上一篇

鲁迅文学奖: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,是为鼓励中国优秀的中短篇小说、报告文学、诗歌、散文、杂文、文学

理论和评论作品的创作,鼓励优秀中外文学作品的翻译而设立的,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之一。

鲁迅文学奖每两年评选一次。
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