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常识翻译)上海疫情发布会上的手语翻译:为了8万多人“看”新闻的机会

3月20日,上海举行第128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。在现场,几乎所有的镜头都聚焦于发言席,还有一支镜头对准站在一边的手语翻译。

疫情发布会上,唐文妍进行手语翻译。 视频截图直播画面中,手语翻译占据手机屏幕的三分之一,也有平台上没有他们的身影。毕竟他们不是发布会的核心。但江涛(化名)几乎全程盯着这三分之一的画面,生怕错过,这是他理解发布会的窗口。

江涛是一名听障者,也是疫情发布会的忠实观众,只要手头没工作,他都会收看。

随着手语翻译快速变化的手势,江涛心里也跟着起伏,“每次看到新增数字,都会担心紧张,但听专家解释,新增病例大多是轻症、无症状,而且在控制范围内,心又会慢慢放下来。”

截至2021年底,像江涛一样的上海持证听障残疾人有8万多名。自2020年2月22日开始,上海为疫情发布会配备手语翻译,如今这个团队有7人,每场轮班,就站在发言席不远处。他们戴着口罩、对着镜头“解说”,为听障人士提供“看”新闻的平等机会。
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更多高清图片

唐文妍陪同看病,为患者进行手语翻译。 受访者 供图

快速反应,打出CT值等专业术语

唐文妍是疫情发布会的首批手语翻译,今年已经参与了四场。3月17日的发布会上,张文宏提及CT值、核酸扩增阈值等专业术语,唐文妍快速反应打出手势,“CT值,我就直接用手指字母拼CT,然后专家解释我再跟进。”

后来有网友评论,真是难为手语翻译了。

“发布会之前,我们也拿不到稿子。”她说,每场发布会的内容都是全新的,现场翻译主要靠日常的知识储备和经验积累。由于疫情发布会涉及医学词汇,她每天跟进官方发布的消息,了解出席人员,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,“现在的心态算比较稳了”。

临场发挥总是伴随着不确定性,而在快速且密集的发言中,手语翻译从接收到传递信息也许还要多绕个弯。

参与3月16日发布会的郭奕敏,提到了近期疫情防控的新词“网格化筛查”。“网格化”三个字均有固定的打法,但按照字面意思来做手势,会让人误解为“网络表格”,所以郭奕敏迅速演示了分块切块的动作,“翻译最重要的是让听障人士理解意思”。

新冠疫情中不断涌现出新词,手语翻译团队会经常和听障人士交流,最终协商统一打法。

“手语是他们的语言,我们翻译的目的是让他们能够看懂,所以要从他们那儿寻求更好的表达方式。”唐文妍说,手语是不断演化的,无论是听障人士还是手语翻译,都需要及时学习、更新手势。

每次发布会后也会有聋人朋友主动反馈,或是表扬,或是指导她更地道的上海手语表达方式。

手语翻译的效果究竟怎么样?只有听障观众明白。

观看发布会直播时,江涛总是全神贯注,他很喜欢三分之一屏而非缩在屏幕一角的小窗口,大部分内容也可以轻松消化。不过,“百分之一百看手翻,不一定能百分之一百理解,需要字幕补充。手翻最好能换上透明口罩,能看到脸部表情和口唇,可以更好地理解翻译内容。”

疫情发布会上,郭奕敏进行手语翻译。 受访者供图

“大家都是平等的社会参与者”

在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读书时,唐文妍接触到了手语。

“对我来说,学手语比学外语更有趣。学习过程中,你会发现它的构词很智慧,有些表达方式很简洁,但意思很精确,所以当时学习的兴趣很浓。”

采访隔着电话,聊到手语学习时,唐文妍的语气变得格外轻快,好像在描述一件神奇的事儿。

她举例描述了颜色的手语表达,绿色是擦拭君子兰的叶子,白色是牙齿。“上海手语的‘白’是五指微曲,上面4个手指朝向大拇指做捏捏的动作。这其实是模拟牙齿的样子,因为牙齿可能是我们全身上下最白的地方。”

研究生毕业时,唐文妍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全职手语翻译。“现在聋校的学生越来越少,老师也不缺,但聋人在社会上遇到的障碍还有很多,其实就是沟通障碍的问题,我当时就想着能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。”唐文妍说。

后来,唐文妍出现在各种场合,工作内容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听障人士去培训班、面试、参加活动、就医,甚至是婚丧嫁娶等等,她都会在现场协助解决沟通困难。

有一次,她陪一位听障阿姨去看病,阿姨的女儿在看病结束后忽然哭了起来。女孩说,此前母亲看病时经常被撇在一边等待很久,或者因无法和医生顺利沟通病情而焦虑不安,这次终于能正常地看病。

“当时我觉得自己只是在做一个很普通的工作,但换位思考,如果我的妈妈看病也这么困难,我也会觉得挺心疼的。”唐文妍说,虽然现在做手语翻译的人很少,但是能做一点是一点,大家都能够生活得更自由、更方便一点就好。

郭奕敏在疫情发布会上进行手语翻译。 受访者 供图从毕业踏上工作岗位至今十多年,唐文妍觉得,上海的无障碍服务在一点一点往前努力,疫情发布会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,“当有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,我们也需要及时向听障人士公布讯息。”

有人问过郭奕敏,如果有字幕,是否可以取代手语翻译。

她回答道,其实这中间有很大的区别,文字很硬,而手语的语言很柔,是用一种人性化的方式为听障人士传递信息。大家都是平等的社会参与者,你所能够了解的,也是我能了解的,所有信息都第一时间传递。

在郭奕敏看来,手语是有感情的,“近期在发布会上听见一些感动的话,我也会加强肢体语言的情感表达,更好地诠释讲话内容。虽然戴着口罩,但我相信聋人朋友可以感受到。”

版权声明:
作者:lyc054211
链接:https://91crms.com/8204.html
来源:宝藏汇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
极目新闻记者)">

下一篇>>